为何高校愿意成为扩招的“急先军”?吕兆丰说,高校现在是按人头费用拨款,学生越多投入越大,投入机制使得扩招给高校带来实惠,所以高校对扩招有积极性。

安徽医科大学一位考研医学生很无奈地说,全宿舍同学都放弃了直接就业,选择考研或参加公务员招考,否则毕业就意味着失业。根据调查机构麦可思2019年的数据显示,在毕业半年后失业率排名前十位的本科专业中,临床医学以23.1%排首位,中医学以18.4%排第六。

广东省人民医院一位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高学历人才拥挤在某些临床优势科室里,造成单位用人成本不断提高,为此,医院在2003年就推动了临床专业“基本人事冻结”。

 

今年3月,山西医科大学举行2019年毕业生就业洽谈会,武警山西总队医院招聘单上,一口气开列了40名护理专业用人指标,其余科室岗位的招聘人数则是个位数。这一情况让不少临床本科的毕业生很眼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人才高消费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专家学者和医院管理者对此存在不同看法。但有一点看法是一致的,那就是扩招改变“游戏规则”。

席彪认为,扩招带来的弊端很多,医学院校规模不断扩大,但教学能力和教育资源很难跟着翻跟头,比如做动物实验由“动手”变“围观”,小班教学变大班教育,越来越背离医学院校的教育规则。“这必然带来本科生素质的下降,加上人数增加,造成学历贬值,反过来刺激医院需求更高学历的毕业生,形成一个恶性循环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年来,医学院校招生规模急剧扩张。广州市某医学院校原本不到400人的招生规模,短短几年就扩充至1500人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,2008年比2007年招生规模扩大一半。一所医科大学更是将原先专业拆分成不同的亚专业方向来扩充规模,原本只有30人的培养能力,摇身一变成招生360人,扩张到12倍。

 

临床专业人才高消费现象严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