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,即便是SCI影响因子受到广泛诟病,科研机构、大学仍普遍将发表SCI论文作为人才引进、职称评定的“硬杠杠”之一。

“一些机构与学者专家怎么也看不起本国学者与专家的发明创造。没有高频次被引的SCI文章,就不能被评上人才头衔,不能获奖。”前不久,中科院院士陆大道在本报上刊发评论《只有自主创新才能成就国际一流》,痛斥“论文挂帅”现象。

影响深远

“要改变片面将论文、专利、资金数量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做法。”5月底,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的重要讲话赢得全场热烈掌声。“将论文作为人才评价标准”指的正是以SCI影响因子对科研工作的定量评价。

SCI的全名是“科学引文索引”,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(ISI)于上世纪60年代前后创办,后来成为国际公认的科学统计与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。长期关注科研评价的科学网博主李东风在其博文中介绍,自上世纪80年代末南京大学率先将SCI引入中国的科研评价体系后,中国学界竞相模仿,教育部门等也将SCI文章的多少作为评价学术水平的重要指标。

学术诚信缺失是随之而来的一个严重问题。近年来,为帮助科研人员在SCI期刊上快速“挣取”影响因子,打着“润色论文”旗号的国内第三方机构提供种种论文服务的灰色产业链应运而生。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曾暗访第三方机构揭示了代写论文交易,花几万元就可以在SCI影响因子为0~1的期刊上发表论文。

多年来,过度倚重SCI影响因子进行科技成果评价已经逐渐被异化和滥用成为“唯论文”评价的导向,严重恶化了科研环境。

脱下“暴发户”的外衣,让中国科学研究更加务实、发展更有质量,成为科技界共同的期盼。科学家们指出,对SCI影响因子应该持理性态度。“影响因子是文献计量学的指标,是统计数据,不能简单用来评价个体。”上述科学家说。

异化和滥用

事实上,影响因子高的刊物要求审稿人一致同意才能发表,在这些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往往集中在热门领域,创新性强的论文不容易发表。